培育职业农民 解“无人种地”困局
来源: 编辑:梅州现代农业网 时间:2014-2-17 字体:[大 中 小]
        莫国潘最初跟一些农民朋友聊如何当好“职业农民”时,有位老农就笑着反问他,自己务了一辈子的农,难道还称不上职业农民吗?

  作为阳春市农林水产局总农艺师,莫国潘一本正经地告诉这位老农:“当好一名合格的职业农民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不仅要懂技术,更要懂经营,还要把农业作为自己长期坚持的事业去做。”

  随着大量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农村土地抛荒和农民种地积极性不高等现象普遍存在,这不禁让人担忧:未来农村的土地该交给谁耕种?

  从2012年开始,国家农业部下文推行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我省的阳春、梅县、高要成为先行先试的三个县级试点单位。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开始摸索出各自行之有效的培育方案。

  一线问农

  农业基地企业化管理

  站在蔬菜大棚的田埂上,黄锦锐不停地发着短信,通过这种方式,他每天将数千斤蔬菜卖到阳江、澳门以及珠三角等地。这个位于阳春市河塱镇中和村的无公害蔬菜基地,面积约500亩,是黄锦锐成为“职业农民”后开辟的第二个蔬菜基地。

  黄锦锐原本就是河塱镇农民,20多年前他和妻子离开家乡到广州做建材装饰生意,并由此积累了一定的资金。2009年回到家乡,黄锦锐租用了当地村民的山地,将其开发成近1000亩的梯田,建成了第一个蔬菜基地。此后的三四年时间里,黄锦锐陆续建成了三个蔬菜基地,总面积将近2000亩。

  与传统农民相比,黄锦锐这个“职业农民”更多的是从事农业经营方面的工作。他用管理企业的方式来管理专门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让这些技术型农民可以“多劳多得”:收入最多的一个月,一个农民可以拿到七八千元钱。如何开拓蔬菜销路,根据市场需要来调整种植品种,是黄锦锐主要要考虑的问题。

  在黄锦锐的蔬菜基地,聚集了一大批技术型农民“长期工”,侯国雄就是其中一位。老家在茂名高州的侯国雄已有十几年种菜经验。“我们只管种菜,市场价格怎么样跟我关系不大,每个月的工资按照收割蔬菜的重量来提成,不用操心种出来的菜的销路问题,我们干得很安心。”侯师傅说。

  管经营的负责市场,搞种植的负责质量。这种分工明细、各负责任的农业生产模式在阳春这个蔬菜基地中被运用得淋漓尽致。说到今后最担心什么?黄锦锐认为,还是专业化的农业人才。现在的农村,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务农,剩下的中老年人和妇女即便愿意干农活,但在新技术的使用上还有待进一步培训。

  培训与交流非常重要

  2013年下半年的猪价行情仍不理想,让养了几十年猪的杨才武感到压力很大。“估计去年养猪要亏10万元,但养鱼能赚回20万元,总体来说还赚一点。”去年他已出栏3000多头生猪,目前还有生猪存栏量2000多头。

  “猪价时涨时降,养猪也是有亏有赚,但职业化的养殖户肯定会长期坚持。”阳春市农林水产局畜牧兽医股股长张达礼说。

  阳春是我省有名的生猪大市,如何调动专业养猪农民的积极性,管理好生猪质量?阳春市农林水产局将“职业农民”培育同农业生产结合起来,通过对职业农民的培训和交流,及时掌握生猪养殖业的一手情况。

  “我们还专门从广州请来职业培训师给养殖户们上课。”该局科教股股长蓝红告诉记者,许多农户上完培训课之后,感觉对农业市场和怎样当好农民又有了新的认识,他们也更多地关心今后能够从政府和主管部门得到哪些政策方面的支持。

  问题聚焦

  什么人能做“职业农民”?

  未来农村的地交给谁来种养,该选择什么样的人来当“职业农民”?这个看似很虚的问题,在农业部门眼中却是实实在在需要探索的课题。

  在如何培育“职业农民”工作中,阳江阳春市、梅州梅县区等已经走在全省的前面,积极探索出许多有益的经验。去年10月17日,阳春市正式下发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方案》,根据自身实际,选择蔬菜、水产、生猪3个主导产业来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从2012年至2014年,计划培育认定新型职业农民500人。

  梅县则讨论通过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认定办法》和《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扶持政策》,一系列扶持政策让“职业农民”们感受到来自政府的支持力量。

  记者发现,尽管试点县之间的做法略有差别,但主要方向基本一致。都是通过制定一系列对“职业农民”的认证和培训办法,来提高培育对象的职业水平,并通过出台一些扶持政策,让“职业农民”真正得到“三农”政策所带来的实惠,让他们真正成长为发展农业的骨干力量。

  “在先行先试过程中,面临过一些不同的观点和选择路径,但阳春最终有了自己的答案。”莫国潘告诉记者,其中最大的焦点问题,是如何来选择“职业农民”培育对象?有些人提出应该选择掌握技术的农民,也有人提出应该选择经营大户。围绕这些问题,他们还前往福建龙岩的试点县进行考察学习。

  而2013年5月农业部下发的《关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为阳春的试点工作提供了思路。根据这一指导意见的定位,新型职业农民是指以农业为职业、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收入主要来自农业的现代农业从业者。主要包括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和社会服务型职业农民。指导意见还提出明确要求,各试点县要加大教育培训力度,以生产经营型职业农民为重点,确保试点期间每县培养认定500-1000名。

  正是在这个意见的基础上,阳春出台的“职业农民”认证标准是:蔬菜产业,常年从事蔬菜生产,菜田面积达到5亩;生猪产业,年出栏量达到500头以上;水产产业,成鱼养殖面积达到15亩以上。同时要求本职业农民家庭主要劳动力年人均纯收入比全市水平高2倍以上。

  “在认定过程中,我们还是选择有一定经营实力和技术的农民作为培育对象,为后期政策扶持做好准备。”莫国潘最后道出了制定这一标准的真正目的。

  田间论道

  “职业农民”需要哪些扶持?

  虽然目前阳春市后期对“职业农民”的扶持政策还没有通过文件的方式出台,但从前期一些相关工作会议已经确定的方向来看,对“职业农民”的政策支持力度非常大。

  “假如种养户真正面临亏损需要贷款渡过难关,或者需要扩大养殖规模时,经过农业部门认证的‘职业农民’可以从金融部门获得优先的信贷。”张达礼告诉记者。

  而“职业农民”的认证,也吸引了阳春市农商银行、邮政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的兴趣,他们可以通过“职业农民”认证过程中所获得的信息,更加清楚地知道授信对象的真实经营情况,减少金融风险。

  阳春的教育部门则研究相关办法,鼓励农业职业院校招录农村有志青年特别是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主、合作社带头人的“农二代”,培养爱农、懂农、务农的农业后继者。

  同样为试点县的梅县已经出台对“职业农民”扶持政策的详细办法。比如在资金支持上,新型职业农民有优先享受政府已出台的土地流转、农资、农机等农业补贴的倾斜。在农业生产经营领域和环节,对农产品取得无公害、绿色及有机品牌认证的进行奖励。

  梅县农业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大部分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从事农业的农民大部分为45-60岁,对新技术、新品种的推广不容易接受。为此,梅县还计划建立完善的新型职业农民信息管理库,对培育对象基本情况、年产量、产业效益、扶持情况、认定情况等进行更新完善,实行动态管理,为开展针对性强的培训做好准备。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